你好哇

【现欧】追光者

#依然是毕业后同居的设定

#私设ooc注意

在欧阳第N次翻身后,他终于忍不住从被窝里坐了起来,抓过手机一看,已经凌晨三点多了。侧头看了看身边那个空空如也的位置,欧阳烦闷的抓了抓头发,他不久前高现吵了一架,这人居然就一晚上没进卧室看一眼。

事情的起因是今天下午,不对,是昨天下午。在电脑前正酣战的欧阳突然接到了高现的电话,战至紧急时,欧阳接过电话就是一句:“忙呢,长话短说。”

高现倒也见怪不怪,就说了今天工作有点问题,晚上没办法陪他吃饭,让他自己记得先找点吃的。

话还没说完欧阳就十分不耐烦但还是假装乖巧的说:“知道了,挂了挂了。”

等欧阳一局打完才反应过来,他前两天和高现做了交易的,他和他出去吃饭,高现就答应他买最新型的游戏设备。老高因为预见了游戏设备买回来之后欧阳会废寝忘食的沉迷于此,所以一直不同意,欧阳只能努力争取,把人缠得没办法了才答应了这个交易的。

老高一定是不肯让自己买游戏设备晚上才不跟自己吃饭的。

欧阳很快就下了结论,很是不爽,想着等那人回来一定要好好跟他理论理论,埋头又打起游戏。但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快到凌晨了高现还没回来,他心情也随之不大好起来。

虽然知道老高一直很看不过去自己作息时间和饮食习惯都不好。最近一段时间更是管自己管得严,每天都在为了纠正自己的坏毛病和自己斗智斗勇,但自己好像也没什么进步。

老高会不会是嫌弃自己了。

买不了游戏的欧阳心情持续低落,脑内活动越跑越偏。

于是高现回家的时候,欧阳已经结束游戏,正十分惆怅的坐在阳台思考人生,听到开门的声音他也不搭理。接着就听见老高的脚步声走向厨房,过了会又朝自己走了过来,离得近了,能闻到那人身上淡淡的酒味。

“你喝酒了啊?”欧阳回头看他,有些讶异,“不是说公司有事不能回家吃饭,怎么还喝酒?”

“应酬。”高现有些疲惫的样子,简单结束这个话题,又皱了皱眉头问他,“晚饭没吃?不知道饿啊。地也没拖,说好的今天要拖地的,怎么还偷懒?”

“不想吃,不想拖。”欧阳不走心的回答着,心里想的都是,老高居然肯跟别人去喝酒也不肯和自己出去吃饭。

抬眼看了那人一眼,就看见高现眉头皱得更紧,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一看就是要开口教训他。突然觉得有些不满,抢在那人前先开口:“不想吃就不吃,不想拖就不拖,这些事情本来就没必要非得按部就班。你不喜欢我也是这样。”

高现看着他突然尖锐起来的态度,才终于有了点慌乱的神色,但也很快收敛下去,脸上只剩下些微不解:“怎么了?”

欧阳被他问得一愣,竟也弄不清自己这样的没来由的烦躁是因为什么,望着那人好看的脸有些出神,才堪堪明白,大概是觉得没安全感吧。教科书一样的高富帅和自己这样的死宅兼社恐生活,总有一天会没耐心的。欧阳想了想才开口:“抱歉啊,我可能做不到你希望的样子,也没办法像你这么优秀。”

说完也不看高现,绕过他回了卧室就倒头睡了。然而并没有睡着,一躺上床就觉得饿了。于是就躺在床上反反复复。

终于还是扛不住,下了床,蹑手蹑脚往客厅走去,出来后却意外发现那人根本不在客厅,被自己气走了?

欧阳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想起了他们第一次吵架。那个时候他们俩并不是很熟,同寝而已,高现处女座重度洁癖很容易就和自己这个整天宅在床上的人有矛盾,终于因为欧阳在床上吃东西的行为指责了他,欧阳当时打着游戏被人打扰十分不爽也不让步,两个人就吵了起来,后来伟哥中间调停才休战。

等欧阳打完游戏才终于感觉到,老高情绪不对劲,小心翼翼的和他又搭讪,才慢慢发现了他因为家庭原因偶尔会稍微控制不好情绪,每当这个时候处女座的洁癖和强迫症就会更严重。欧阳是很干脆的人,发现了这件事情之后就开始劝着他去看心理医生,没成想那人居然也听了。后来欧阳很是注意了这点,两人也没再为这个吵架。

好难过呀,想想他们还是因为那次吵架关系才变亲近的,现在吵架,这人都不想看见自己了。

欧阳在陷入十分悲伤的情绪难以自拔的时候,突然就听见了门咔哒一声,开了。欧阳从沙发站起来时就看见那人有些踉跄关了门走进来,好容易站稳了才抬头看向他,欧阳这才确定他是去又喝了酒,还破天荒醉了。

那人看见他,也不急,慢悠悠勉强稳当走过来,把手里的东西递给他,才终于支撑不住的样子把脸慢慢埋进了欧阳的肩窝。欧阳看了看手里的粥,也不知道大半夜的去哪买到的,粥已经没什么温度了,应该是买了挺久的。想了想就知道,他回卧室之后这人肯定还是放心不下自己,才出去买粥回来给自己。只是也想不明白,怎么还去喝酒了。低下头刚想问他,高现的声音就已经闷闷的传了出来,还带了些沙哑:“不要觉得我不正常,我不是要逼你和我一样按部就班,我是怕,怕你不好好吃饭,胃又不好。”

欧阳看着这人喝醉了酒才有的一点点孩子气的模样,知道他是难过极了,心里很愧疚,才后知后觉自己的无理取闹。心疼得不行,把手抚上他的后背,学他平时安慰自己的样子一下一下的拍着,感觉到人渐渐平静下来才解释:“你没有不正常,是我以为你觉得我不好,对我没耐心了。”

那人却只是把脸埋得更深了些,像是松了口气一样,也不答话,过了一会就这样睡着了。

第二天欧阳是被高现叫醒的,让他吃早餐,欧阳坐上餐桌的时候才迟钝的发现早就过了老高上班的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呆了会才问:“你今天不上班啊?”

高现把三明治放他前面,又示意人先喝牛奶,看他喝了才开口:“请假了。跟上司说了,家属闹脾气,哄好了才能上班。”

欧阳差点一口牛奶喷出来,咳了咳才嚷嚷开:“我不要面子的啊。”

“好好喝,喝完再说话。”高现似乎是对他这样的咋咋呼呼十分无奈,看他缓了缓才说:“早上起床后想过了,是我不好,忙着工作才疏忽了你,连你有了这些奇奇怪怪的想法都没发现。看在我这么认真改过的份上,可以不生气了吗?”

欧阳觉得自己好像要羞愧至死了。

END.




【现欧】高先生今天也在争宠

#两人毕业后同居和见家长的日常

#私设ooc注意

高现从电脑前抬起头伸了个懒腰,从窗口望出去,院子的花架旁整整齐齐放着三个花盆,里面种的是欧阳前些日子闹着要种的草莓。说是等过些日子就能长出又大又红的草莓给他吃,不算第一年草莓是不让结果的根本吃不上,就那人心大,把花盆放那就想让它自行光合作用随便长。自己只得多费心找了教程好好养着才勉强保住了这几个小生命。

那人午后就懒懒的,躺床上打了几把游戏就翻个身抱着他的小姐姐睡着了,那个抱枕他在的话是一定要赶下床的。

还没来得及收回思绪,那边卧室里传来一点窸窸窣窣的响动,大概是人醒了,过了会又传来一声更大的声响,像是……不,大概就是了。

他忙起身,快步走向卧室,果不其然那人抱着被子呆呆的坐在地上,他揉了揉眉心,有些好气又好笑,走过去伸手把人从地上拉起来,那人仍一脸起床气,迷迷糊糊的往他怀里凑。

“这么大人了,怎么睡个觉还从床上摔下来?”他忍着笑颇感无奈。

“你怎么没睡会,我翻了个身,没摸到人,就又翻了个身,又没摸到人,又翻了个身,就摔下来了。”那人说着话就又要往床上躺去,高现手上用了力气,把人固定在怀里,揉了揉脸试图让他清醒些,才开口:“睡了多久了,赶紧起来收拾收拾。待会还带你回家见公婆呢。”

那人像是立马清醒了似的,才想起今天晚上是他第一次要去见现充爸妈,有些慌乱,嘴上倒还不服气,“是见岳父和丈母娘。”

他也不置可否,除了在床上,否则他并不十分在意这些。

那人一阵风似的就跑到浴室里洗漱,高现叹了口气,把被子从地上捡起来整理好,又去阳台把沙发的靠枕收进来,他喜欢偶尔把被褥枕头拿出来晒太阳,那样用着很舒服。收拾完回到卧室,那人已经坐在衣柜前发愁,不修边幅的死宅此刻十分不知所措,除了寻常舒适衣服以外他跟衣柜里的衣服实在不熟。高现看着人这样紧张有些感动但还是觉着有趣。

那人殊不知他要见的丈母娘比他还紧张,大清早高现刚醒高妈妈一个电话就打过来了,说是要知道欧阳喜欢的菜色。他给欧阳留了面子,没把熊孩子平时有些挑食的坏习惯说出来,只是说了几样他平日喜欢的家常菜,话末又特地说了这孩子爱吃辣。

最后还是大发善心帮人把压在柜底的驼色围巾翻了出来,又拿了他给买的大衣,把人裹严实了才带出门。

毕业不久后高现在母亲询问起关于对象的事时,还是把实话说了,他喜欢的人是一个男生。他父亲是心理医生,对这方面的事情思想比较放得开,劝说几次无果后倒也默认了。只是母亲却无法接受,在几次争执后他也不怎么回家了,不想惹母亲心烦。就这么过了一年多,前段时间他妈妈突然打电话给他,让他大年夜回趟家。

饭桌上的气氛有些尴尬,但对于母亲的问题他也不含糊,认认真真的把想法说了。吃完饭高现便有些坐不住,心里还惦记着独自在家的人,他妈妈也不计较,让他回去,临了在门口,妈妈才说:“过两天把那孩子带过来见一面吧。”

回到他和欧阳的小院子时,那人正坐在他们一起做的藤椅上看剧,听到他回来的声音立马抬头了,一看就知道是在等他。他走过去,揉了揉他的卷发,无奈着说:“在这外面也不知道多穿件衣服,把你懒的。”又顿了顿才道:“妈妈让我过两天带你回去一趟。”那人眼睛都亮了,高兴极了,少有的主动凑上来就亲他的嘴角。

开门的是高爸爸,说是妈妈在厨房呢,这小孩社恐发作,半天也只憋出了句:“伯父好。”他爸爸倒是不在意,把人招呼着往沙发上坐,高现安抚一样顺了把毛,就把人安置在沙发上起身去厨房帮忙。高妈妈是个很爱美食也很会做饭的人,他只帮忙处理了些鱼和虾就被妈妈赶了出来,说是碍事,他厨艺不错,打下手完全绰绰有余,妈妈把他赶出来大概是担心欧阳自己一个人在外面会不自在,但他也不拆穿妈妈的体贴。

从厨房出来却看到沙发上的两人正出乎他意料的聊得很好,这让他不得不心生感叹,爸爸不愧是心理医生,就是会聊天。走过去时听见熊孩子像被开了第二人格一样的在吐槽。

“叔叔你不知道,老高他拖地都用高锰酸钾的,还强迫我也这么做。每天都要用消毒水清洗一遍日常用品……”

两人见他过来也完全没有在背后说人坏话的自觉,仍然是一边吐槽一边表示深有同感。家庭地位十分不乐观的高现只能安安静静的坐在旁边听两人聊得开心。

开饭时妈妈很费心,欧阳坐的位置前是他爱吃的麻婆豆腐和酸菜鱼,一边吃一边还给他们俩夹菜。小孩放开了,倒也不拘束,吃得很开心。中途高妈妈给欧阳夹了炸的香芋,这人倒是爱吃这个的,只是他忘了提醒妈妈别放葱花,望过去小孩果然看着香芋犯了踌躇,高现本想看他打算怎么办,毕竟这孩子挑食得很,他早想着要治治,却看着皱一起的眉又不忍心,终究十分熟练的把香芋拿过来挑干净了再给他。

饭后两人起身要走,高妈妈却拉住欧阳,把他带到阳台去不知说些什么。高现坐在沙发上,有些不放心,虽说他是做足了准备才把人带来的,此刻心里也没底,张望着看两人从阳台回来,脸上的神色倒都还好才松了口气。

下了楼那人心情甚好,走着到路边就要拦车,高现却扯着他大衣袖子把人拉回来:“你晚饭吃得多了,走一段,消消食。”

虽说这天很冷,但因为是过节假期,路上来来往往的人很多,也不冷清。

“毕竟第一次来你们家吃饭,当然得多吃点表示一下对阿姨厨艺的肯定啊,刷些好感值。”小孩慢悠悠地跟着他边走边说着,倒是一脸机智求表扬。

“那你平时在家也该刷刷好感值吧。怎么净知道这个不吃那个不要的?”

那人一点不觉得心虚,扬着下巴骄傲得不行:“我在高先生这,每分钟的好感值都必须爆满。”

高先生只能认栽无法反驳,把人又给拉住,许是风有些大,这人两个耳朵都被风吹得通红,把手里刚刚熊孩子愣是不肯戴的围巾给围上,又训他:“别总贪懒不肯穿暖和些,待会耳朵都给你冻下来。”

大抵也觉得冷,这会子欧阳倒不反抗了,顾左右而言他的开口:“阿姨刚才和我说,让咱们别闹腾,要好好过日子。”

高现一边给他整理领子一边说:“你是得安分些,前些日子就为了本新垣结衣的写真跟我闹。”

“我后来不也没干什么。”

“那是我后来给你买了。”高现说着倒有些吃味,“你都有我了怎么还要小姐姐?”

今日份的争宠(1/1)

那人不回答,嘿嘿嘿的笑,有些傻。嘴里哈出的白气散在空气里。

真好看啊,高先生想。

END.

#我大概是个只会甜甜甜的废人了>3<#

【现欧】我果然还是太爱你了

#一个两人谈恋爱后的日常。

#以秀恩爱为目的的单方面矛盾

欧阳把头从被子里挪出来,揉了揉眼睛,虽然已经是10点多了,可他还是困,脑子里懵懵的,伸手抓起手机,嗯,早起应该逛逛论坛醒醒脑,欧阳如是想,十分愉快的进了学校论坛。

然后他就不愉快了。

论坛首页飘着的是一个八卦贴,关于现充的,这也不稀奇,现充多重buff加持的身份让他也算是学院的风云人物了。无聊之际被那些女孩子扒了又扒,无非是高老师和谁配一脸,高老师照顾了哪个学妹,高老师今天又多么帅气了。但到底没什么干货,现充一向有分寸,不给学妹留什么不实际的想法。

但今天不一样,贴子里扒的是现充和剧社刚招新的学弟。据贴子里描述,这个学弟是今年新生,姓张,刚进学校不久就崭露头角,能力很强,加入剧社后办的事都很漂亮,现充作为剧社前辈也肯带他,短短的磨合后两人就颇有默契。本就有些不错的关系被回帖的人一渲染更让人觉得不一般。用贴子里那些已经兴奋得直呼配一脸的女生的话说,好像没有看过高老师和谁走这么近。

那是因为我每天都窝宿舍里。欧阳边看边吐槽。

但看着那几张两人在商量事情的照片,再加上之前好些个扒过高老师和欧阳的人在底下高喊心疼欧神大大,欧阳整个人还是蔫了。

这个时候手机弹出了一个消息框,是现充发来的消息,问他中午吃什么,刚下了课,去给他带。

欧阳十分坚定的回了个不,然后点开另一个对话框向伟哥求救。然而伟哥告诉他他今天要参加校外活动,给他带饭回来大概是宵夜了,跟着又声色俱厉的控诉他昨晚明明说过这事欧阳居然一无所知。

“昂……”欧阳绝望的瘫在床上。

在床上挣扎了一会会的欧阳又努力爬了起来,他觉得自己不能躲在宿舍里,应该出去见见世面了。

欧阳不是很习惯自己一个人出门,低着头一直玩手机以防碰到不熟的人还要打招呼的尴尬,快到食堂门口的时候就直直的撞上了人。

“嘶……抱歉啊……”一句话没说完就抬头看到了那张在他脑海里窜了一早上的脸。

“远远就看你不看路的走,还能摸到食堂来也挺厉害。”现充一脸好整以暇。“不让我带饭,来食堂也不跟我说,有问题啊。”

欧阳看着这人温温柔柔的,本来想怒气冲冲质问的话也憋了回去,为了这样没根据的事情跟他闹,一定显得很小气吧。自己还是太爱现充了,欧阳十分惆怅的想。

“不想吃食堂的菜了所以出来找点别的吃,忘了告诉你,一起去?。”

现充看了看自己现在所在的食堂门口又放弃了问那怎么不叫外卖,他看得出来这人心情不佳,却也知道逼着问没用,伸手捏捏他的后颈,开口带了想哄人开心的意思:“好容易出来一趟,吃火锅去吧,爸爸请你。”

果不其然那个有些怏怏的神色的人立马来了精神,开始跟他讨论哪家火锅比较好吃。

现充是清淡口,欧阳却是喜甜喜辣的人。所以选的是鸳鸯锅。翻滚的汤里都是红色的辣椒,现充自觉敬而远之,锅开了那人一局游戏还没打完,现充也不催他,帮人把依次把肉和菜放进锅里涮,等欧阳打完游戏碗里已经放了好些肉,抬头看看现充,欧阳觉得自己好像有点感动。然而没等欧阳认真感动完,现充的手机响了,有消息进来,现充放下手里的东西点开了看,欧阳状若无意的问:“谁呀?”

“剧社新来不久的后辈小张,问我一些事,你先吃我跟他说一下。”现充一边打字一边说着。

“……”

现充回完微信后抬头就看到对面那人比刚才更差的脸色。是了,这人今天是阴天啊。不然往常吃饭的时候他就算是打游戏欧阳也只会一边指导一边的说,怼死他!怎么可能这么大反应。

把锅里熟得刚好的羊肉夹起来放人碗里,看着对方脸色说:“刚那事挺急,不碰手机了,吃吧。”

“没事你忙呗,我自己会吃。”欧阳全不走心的这么说,夹着刚涮过辣汤的肉往现充碗里放。

辣死你。欧阳忿忿的想。

现充看着对方这小孩子脾性的举动算是明白了,这人气着呢,而且主要原因还是自己。只是自己却实在想不清是哪里得罪了人。

现充也不说什么,仿佛豪赌似的夹起肉就要吃,结果嘴唇还没碰到,欧阳又十分迅速的从他筷子下抢过了肉,不愧是多年沉迷游戏的手速。

而抢过肉的欧阳却十分懊恼,别说给现充吃点苦头了,连让他吃点辣都舍不得,自己果然还是太爱现充了。

现充叹了口气,到底把口气放正经了:“说吧,一早上闹腾的还说没什么,还会藏事了?”

欧阳别扭不过三分钟,抬起头大方说了:“学校论坛里的人都说你对那个学弟小张很照顾,他很能干,你们配一脸。”

“……”现充竟一时语塞,“这你也信?”

“本来是不信的,可你吃着饭还顾着回人消息。”

现充抽了张纸巾伸手擦了一下欧阳沾了辣汁的嘴角,噙了笑说:“大人能给草民一个申冤的机会吗?”

欧阳被这人坦然处之的样子唬得有些忐忑,但积了一早上的气他也想问个明白,不然气饱了连火锅都吃不下那太可惜了,就抬了抬眼假装十分淡定的示意他继续说。

现充却只觉得心情越发的好,又慢悠悠开口解释了。原来那个学弟是为着社团里长得十分好看的小白才进的剧社,想积极表现吸引女神注意,又确实能干,现充这两天正好忙,就把一部分工作让他做。两人也算各有所求。

“你这两天忙吗,我怎么不知道?”这几天晚上还拉着老高打游戏的欧阳顿时十分愧疚。

现充从包里掏出了个很大的本子出来,欧阳认得它,那是现充用来整理考试重点的。

“某人课几乎没上,眼看着考试过几天就要来了还没心没肺的打游戏,我只能多操点心了。”现充表现出有些无奈的样子,但眼里的笑却好像拦不住似的。

“……你笑得这么开心干什么?”

现充从清汤里捞起一片菜叶放进自己碗里,假意咳了一声,抬头直直望向欧阳的眼睛,“你刚才,那是吃醋了。”

欧阳想把脸埋进碗里。

END.

【现欧】意中人(完)

        *私设ooc注意

         *HE保证

         3.

         欧阳今天不对劲。

         伟哥看一眼时间认真的下了结论。他已经整整三个小时捧着电脑却没有打游戏。

       “今儿怎么不打游戏?”现充的声音在伟哥发问之前响起。

        “对啊欧阳,一晚上没听见你骂人了,新垣结衣和别人谈恋爱了?”主席一边聊着微信一边漫不经心的问。

        看着有些蔫巴的人立马龇牙:“说我老婆什么呢?”

       “什么老婆不就是……”

        “后天我生日,剧社的人要给我庆祝,大家也赏个脸来呗。”现充自然的开了口,丝毫没有打断别人说话的自觉。

        “行啊老高的面子必须给。”主席成功被参加剧社聚会的想法带跑,十分愉快的同意了。“好啊。”伟哥也很干脆。

        现充询问的转过头看向那个有些异常的人,那人有些心不在焉,还是笑眯眯的说:“可以啊,到时候爸爸给你整个惊喜。”

         现充心想,你可还是安分些好。

        欧阳是和伟哥一起到的包厢,到的时候包厢里已经有好些人了,很热闹。欧阳转了一圈却没有看到现充,就找了个角落打起游戏。不知怎的就分了心,听到旁边两个女生叽叽喳喳聊着天。

         “高老师刚刚是和学姐出去说什么了吗?”

         “是啊,学姐跟他好像很熟,毕竟一起在社团工作这么久了,两个人平时也很有默契,看着真配。”

          “我和高老师不配吗?”

         “什么话,你又漂亮又善良又聪明……吗?不是吧,高老师怎么会喜欢你。”

        女生一秒奋起,恶狠狠的像要打架,两个人笑笑闹闹的走开了。

         现充回到包厢里一眼就看到了坐在边上的人,他今天先和剧社里的人打了招呼,欧神大大最近状态不佳,不宜叨扰,言外之意不要缠着他让抽卡,剧社里的人也很识趣,纷纷表示会配合,所以今天欧阳旁边并没有什么人,让他讶异的是那孩子手里拿的却不是他打游戏的装备,是一瓶还没开啤酒,气势汹汹的像要打开一口闷。欧阳是个死宅,平时几乎零社交,再加上常年饮食不规则,肠胃不好,所以他不能也不会喝什么酒。

        现充走过去顺走他手里的酒,低头问他:“想干什么?”

        那人一本正经的开口:“借酒浇愁。”

        现充白他一眼,愁的怕不是新垣结衣还不嫁给他吧。却也没问愁什么,早问过,熊孩子十分熟能生巧的打哈哈拒绝回答了。现充自觉不能太强硬,他也怕,太越界。

         一顿饭吵吵嚷嚷的吹了蜡烛唱了歌也就散了,一开始扬言要借酒浇愁的人被现充看得死,加上确实觉得酒的味道苦,到底才堪堪喝了几杯。现充倒因为是主角,多喝了些。人陆陆续续的走了,包厢里只剩下同寝四个人,伟哥和主席对吹着灌趴下了。现充摇摇头从背包里掏出个保温瓶,里面装的是热牛奶,递过去给欧阳,“喝几口暖暖胃。”

         “现充你的包是哆啦A梦的口袋吗,怎么什么都往里揣?”

        现充有些怔愣,给他的糖果,他要打游戏的平板,怕他冷带的外套,现在他拿在手上的保温瓶,确实都是从这个背包里掏出来。只是哆啦A梦的口袋里装的是时光机瞬间移动各种千奇百怪,他的背包里装的是不能说出口的爱意。

         “哪那么多问题,赶紧喝了,不然待会疼起来又闹人。”

        “闹起来烦着你是吧?”

        竟是有些咄咄逼人的口气,饶是自恃有几分了解欧阳的他也有些招架不住,抬眼打量着人,缓了缓才开口:“今天我生日,你礼物没给我准备,还送我一通无名火啊?”

         那人脸上的愤愤之色还未退,“准备了的,”像是有些不管不顾又接着说:“我喜欢你。”

         现充觉得自己脑子里有些东西炸开了,一向冷静持重的他也带些迟疑开了口:“喝醉了?”

        “老子就喝了不到三杯壮胆还不够。”还不忘伶牙俐齿的反驳。

         也不能怪现充反应不及,向来相信自己喜欢的是可爱小姐姐的欧阳刚意识到自己喜欢老高的时候,也才体会了一把什么是“斯人若彩虹,遇上方知有。”

        “所以…这两天这些个情绪起伏都因为这事?”

        “你明明也喜欢我,为什么还总和别人走得近?”说起这个就显得更不满了。

        “你怎么知道的我喜欢你?”现充因为欣喜本就有些乱的脑子更跟不上欧阳话里这么大的跨度。

         “伟哥昨天说的。”

         现充:???

         半醉半醒趴在桌子上的大嘴巴·张伟:???

         事情的真实情况是昨天瘫在宿舍床上的欧阳明确意识到自己喜欢现充后,正在进行如果告白现充会不会答应的深刻思考,从食堂带饭回宿舍的伟哥边开门边念叨:“明明也要去食堂还不肯帮我带个饭,现充果真不爱我。”脑子里因过度思考有些短路的欧阳看着手机微信界面自己拜托现充带饭后,现充回过来的“好。”成功得到了一个结论——现充帮我带了很多次饭了,那他一定很爱我。

         现充哪里知道伟哥此刻内心的mmp,定了定神到底抓住了些信心,上次他气的不是自己拿别人送的糖给他,也不是气送糖的人是本子,他气的是自己收了别人的糖。

         现充的内心突然很甜了。正了正色又问他:“除了你我和谁走得近了?”

         “刚才,我来的时候你和别人出去了。”

         是了,所以才要借酒浇愁么?这么可爱要怎么办。“她找我是因为社团的事,都是一个社的总归有交集,除了你我跟谁都不近。”说罢现充俯下身,身上有淡淡的酒气,眼睛却清明得很,声音低低的带着些笑。

        “我还想再近些。”抬手扣住人的后脑轻轻吻了上去。

        全校多少女生攻略不下的白月光,也是表白一次就成功了。欧神大大今天依然欧气满满✔

END.

本就设定的短篇,拖拖拉拉好几天才写完,羞愧xd。

感谢阅读*^_^*

【现欧】意中人

         *私设ooc注意

      
         *HE保证

         2.

        好容易把人带出门。初秋的阳光很暖,只是吹过的风凉一些,身后那人坚持只穿着件薄衬衫,让多穿个外套还十分理直气壮的说:“死宅不需要外套。”

         现充知道他在和自己唱反调,拿新垣结衣威胁他,记仇着呢。这孩子总有这些小毛病,不乐意了就在无伤大雅的小事里和人较劲,这要真冷了冻得瑟瑟发抖的也是他自己,傻不傻。

         还没到剧社,远远就看见小白学妹和本子在门口不知道说着什么,看到欧阳小白十分兴奋,也是没办法,她一直都是非洲人,自从上次看到高老师带着欧气满点的欧神大大来剧社后她就觉得ssr在跟自己招手。只是听刘学姐说了这位是个社恐,高老师又护着这位,但凡看到他就跟高老师的挂件似的,只跟在高老师身后,到现在也没机会让他帮忙抽卡。

         “高老师好,欧神大大你也来了,帮忙抽个卡好吗?”小白反应之快像是语速再慢点欧神就会被谁半路劫走一样。

         欧阳有些反应不过来,愣愣的点了头就被小白带进去拿手机抽卡了。

         现充没跟上,眼神对上了一样停在原地的本子,把手里的袋子递过去。
     

        “抱歉。”
       

        “唐突把糖放进去,我也很抱歉。”本子眨了眨眼睛,有些不甘。
        

        现充避开了她的眼神,这样的眼神太熟悉,他没办法直面,错开身走了进去。

       刚进去还没找到人就听到小白激动的声音:“真的抽到了,欧阳学长你太厉害了。”

        现充看过去,那人显然对女生这样的热情有些无措,局促的笑着,眼睛滴溜溜四下搜寻。现充走过去站他前面,小白学妹似乎才从兴奋中冷静下来,张了张嘴想说什么,现充却拦在前面,似乎很是公事公办的问:“学妹今天晚上也参加反串剧,准备得怎么样?”

        “我现在就去准备。”小白无奈的向邪恶势力低头,毕竟如果做得不好被这位学长训可不是什么好的体验,还是不死心,狡黠的笑着冲在高老师后面的欧阳道:“欧神大大,我们今天有人cos了很恐怖的吸血鬼,待会不要被吓到。”

         那人这个时候却不紧张了,从现充身后冒出头来,把下巴搭在他的肩膀,笑嘻嘻的嘟囔:“这么有趣的事情为什么会被吓到。”

         剧社里的人却都有些讶异。

         众所周知,今年新生进社团群的时候,刘学姐在发进群需知时最后特地补充了一条,他们剧社里的高学长是个重度洁癖的处女座,他的东西他本人,最好都不要碰到。

        可是今天欧阳整个人都靠在高老师身上,高老师不但没有反应还伸手秃噜了一把他的栗色头发。

        刘学姐你莫不是骗我们的吧。

        曾经和现充聊至起兴处把手搭上现充肩膀后见识了现充的一秒黑脸的刘学姐淡定的在进群需知里加上最后一句。

        高老师的家属例外。

        道具之前就已经准备好了,欧阳今天来了也没什么事,但现充还要操心现场的安排,在后台找了个地方把欧阳安置好,那人已经从他包里掏了平板开了游戏认真在玩,连自己被安置在哪怕都是不清楚。

        现充要走,又忍不住抬手把刚刚弄乱的头发整理好,抓了抓刘海淡淡开口,“太长了,明天下午我带你去剪。”

        打游戏的人手一抖,空了大被对方一套带走,抬起头颇有几分哀怨的看向现充,到底没说什么。毕竟他还记得上次现充表示无法接受他过长的刘海,并决定要带他去剪的时候,他义正言辞的拒绝了,第二天现充就自己带了工具要给他剪,开玩笑虽然他说宅男不注意形象,但要真的顶着狗啃式的刘海怕是新垣结衣都不肯当他老婆。现充绝对是个有心机的高富帅。

        去他妈的好气啊。

        现充这一忙也挺久,表演快开始了才又到后台把人带到观众席,欧阳这会子倒是放下游戏认真看了起来,指了指台上一个场景语气很是得意道:“看见没我帮忙做的,他们都说做的很好,给你长脸吧?”

         现充回过头,观众席有些暗,欧阳的眼睛却很亮,现充竟有些移不开眼,心下暗叫不好,忙转过头去看向台上,声音里带着些笑意:“嗯,十分长脸。”

        从剧社里出来已经很晚,风很凉,吹得几个穿着短裙的女孩子直跺脚,啊,穿着薄衬衫的欧神毫不出现充所料的瑟瑟发抖。

        求助的眼光投向了现充,现充懒得埋汰他,从身后的背包里拿了件外套出来给他穿上,欧阳冷得说话都有些抖还是管不住嘴要贫,说话的称呼和语气故意学了刚刚演出结束剧社里称赞他组织安排得好的学妹:“高老师,你刚刚的动作十分帅气,像踩着七彩祥云的盖世英雄。”

         那我会是你的意中人吗?

         现充并不清楚自己是什么时候喜欢的欧阳,也不去想这个。他没有选择表白,毕竟谁也很难有信心让一个大老婆是新垣结衣小老婆是游戏的钢铁直男接受另一个男生喜欢他的事情。但他也没想过掩饰,单恋已经很委屈了,喜欢他,所以要接近他,对他好,这些现充都不曾克制,以至于伟哥很快发现并小心翼翼的询问的时候他大方承认了。

         伟哥很难过,他连单恋的对象都没有,只能看别人秀恩爱。

tbc.

【现欧】意中人

      *私设ooc注意
   
      *HE保证
      
         1

         现充今天回宿舍早一些,往常下午课上完他都会去图书馆,只是今天是节日,大一的学妹看见他大多就要送糖果,毕竟计院白月光,那些刚上大学的小姑娘都还是有少女情怀的,喜欢了,所以自然想要亲近,揣着糖果红着脸,路上看到他都想把糖果往他怀里送。只是他不可能回应,所以干脆回宿舍躲起来,都是一样求不得,就不让别人空欢喜了。

         推开宿舍的门,伟哥也在。欧阳一如既往戴着耳机在厮杀,第二人格又在叫嚣,主席要是在,又该说他。刚放下背包,背包偏格里的糖果就哗啦啦的掉了出来,想来是放进去的时候匆忙,没放好。伟哥听到声音回过头,惊奇出声:“老高,你居然也收了糖果啊,哪个学妹这么有魅力。”

         床上的欧阳刚打完一局,听到动静也探了探头瞄了一眼,现充也有些茫然,在一堆糖果里捡起一张卡片,粉色的棉花糖造型,一看就是女孩子喜欢的。看了看署名,“本子的。”现充淡淡道。

        上面写了几句话,大意是不好意思当面送他,就悄悄趁他不注意放他包里了。还再三保证没有碰包里其他任何东西,只是塞进了没有拉链的偏格。现充皱了皱眉,他不喜欢别人碰自己的东西。

        收拾了桌上散乱的糖果,打开背包拉链在里面掏了掏,拿出个袋子,抓出一把糖,抬头看向床上正不知道发什么呆的欧阳,把糖递到他面前道:“喏,糖。”

        那人被这一声叫回了神,皱了皱鼻子,颇有几分嫌弃的开口:“看起来不好吃,不要。”说完就戴上耳机又开了一局。

     
        伟哥:……
       
        现充:……

      
        嗯,早上在伟哥和现充要出门的时候艰难从被窝里爬出来,迷迷糊糊还要求他们俩下午回来得给他带糖,凶巴巴地威胁说不给带就要到现充床上打滚的才不是欧神呢。

       现充不理他,拿出笔记本忙自己的,伟哥看没热闹看就收拾了一下出去了。晚上他们社团有事,现充回来了他也不用操心欧阳的晚饭。

        现充忙完看了看时间,站起来敲几下欧阳的床板,问:“还记得昨天答应我什么不?”

       欧阳从平板上移开视线,不知道是不是游戏又遇到坑队友了,一脸不爽,开口带了些情绪:“记得,能和计院白月光一起去参加你们剧社的活动三生有幸怎么会不记得。”

        现充有些反应不过来,多坑的队友把人气的都知道说反话了。笑了笑问:“又闹的什么脾气。”

         “为什么给我本子送的糖?”

          为了这个生的气?是气本子送他糖,还是气他把别人送的糖给他。现充有点恍惚,摇摇头把奇怪的想法从脑子里赶出去。

          看他又把目光移回平板,现充伸手把平板从他手中挪开。

          “糖是本子趁我不注意放包里的,我待会会还给她。给你的糖是我买的,现在能赏脸吃一颗嘛?”现充真的十分无奈了。

         “成啊,赶紧我尝尝。”欧神心情一秒转晴。

          糖很委屈。

         “外卖快到了,起来收拾一下吃完就出门。”

         “嗷!”那人又一头扎进被子里。

          现充伸手去扒,嘴里半是威胁半是哄劝道:“不起来我可把新垣结衣最新版写真人道毁灭了。”

tbc.

少年不知愁滋味,为赋新词强说愁。
而今尝尽愁滋味,却道天凉好个秋

嘿*^_^*
想告诉你。
今天又看了一部港剧,哗啦啦的流了好多眼泪
看完满脑子都是砵仔糕和及第粥,还有在巷子里吃晚饭的凉凉的风
今天又看中了一个杯子,比之前摔碎那个还好看,这次一次好好保护它(๑´∀`๑)
是你吹的我天资聪颖,可我还是学不会游泳啊你要怎么负责
傍晚的时候看见了粉红色的云,拍了下来它还躺在相册里













如果还有机会,一定都告诉你